あ末日信仰_梁琰

有时候坑就是这么容易掉下去。

【K莫】且望那片灯火阑珊(古风paro/一发完小甜饼/元宵贺文)

*短短的一发小甜饼。

*为什么每逢佳节就要码字,不是应该享受节日的快乐吗!

——

又是一年上元。

每逢这上元佳节,陷入春节后冷清的京城便会突然热闹起来,那些深居闺苑的小姐们纷纷涌上街市,会恋人,寻情郎,市坊中一片繁华之景。

郝家有一小少爷,是郝家珍宝,听闻郝家老爷老来得子,欣喜之余又将这小儿子护的格外紧实,颇有些闺阁女子之感,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整日被藏在郝家大宅之中。

上元一到,郝家少爷终于被准许外出,憋坏了的小少爷在晚饭过后一溜烟的窜没了踪影。

“啊…终于解放了,再这样整日整日的窝在府里,怕是要变了蘑菇!”

郝家小少爷取一单字“眉”,据传由来与峨眉有关。

郝眉出府已是傍晚,街边的食摊一个挨着一个的摆,郝眉一个挨着一个的吃,不消片刻,郝眉的手便被各色点心占了个全。

一口一口的咬着甜丝丝的桂花酥,郝眉沿着街走到了河边,平静的水面上漂满了各式的花灯,花蕊中小小的蜡烛若隐若现,将泛着涟漪的暗沉河水照出点点光辉。

探着舌尖舔去指尖糖粉,郝眉揣着一兜小食在河边驻足,远远的望着架在河上的矮桥,却意外的望见了一抹黑色的身影,那人站在桥边,视线也直直的落在了郝眉的身上。

已经是第几年在上元时见到这人了?

郝眉歪着脑袋想。

“公子!来放个花灯吗?”

河边小贩的一声吆喝,吸引了无数人的注意,尤其是那些姑娘小姐,目光纷纷循着小贩的声音飘去。

河岸边,一个衣着华贵相貌俊秀的青年抱着大兜的糕点,呆愣愣的瞧着不知何时挤到自己身旁的小贩,下意识的摇头想要拒绝。

“这位公子,您看上去丰神俊朗,就没有什么思慕之人吗?买个花灯吧,把他的名字写在上面,说不准,那人就在这附近,等着捞您的花灯呢!”

小贩也不顾郝眉摇头拒绝,笑盈盈的捧着朵花灯递到了郝眉面前,郝眉张了张口,终是放下了怀里的点心接过了花灯和笔。

墨汁滴在薄薄的花瓣,郝眉思索了半天,才慢悠悠的下了手,寥寥数笔便已完成。小贩收回了郝眉的花灯,小心翼翼的放进湖中,点着了花心的蜡烛,花灯就随着水波缓缓荡走。

看着那小巧花灯越漂越远,郝眉摇摇头,叹口气,摸出一块碎银给了小贩,不等小贩道谢就抱着点心离去。

自己又不知那人名讳,就是思慕又能写些什么呢?

郝眉闷着头的走,泄愤的大口咬着点心,根本没有注意自己的花灯到底去了哪里。

而就在郝眉闷头乱走时,河边一阵轰乱,年轻少女们都指挥着自家仆从去捞郝眉放下的花灯,惹得河面泛起了波纹。

就在一根细杆快要触上那花灯之时,河面微风顿起,一抹黑影在河上疾行,随波摇晃的花灯被那人收入怀中。

抱怨声此起彼伏,可那黑影却在顷刻没了踪影,姑娘们都失落的望着郝眉方才驻足的河岸,叹息自己错失了一位俊逸非凡的少年郎。

郝眉还在闷头的走,他已经无心看灯,全然没有注意到自己快要走出热闹的街市,更没有注意到一个墨黑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前方。

“哎哟…。”

低着头的郝眉撞进了那人怀里,郝眉捂着脑袋正要抬头道歉,却看到那人手中正捧着朵花灯。

花灯上的字迹飘逸。

那是自己刚才放的花灯。

郝眉受惊般后撤一步,抬起头不可思议的看向对方。

那人一袭黑衣,波澜不惊的黑沉双眸直直注视着自己,郝眉一时间情绪复杂。

“花灯。”

平淡无波的声音,一如那人散发出来的气质,淡漠而低沉。

郝眉投出疑惑的眼神,那人上前一步,倾身凑到郝眉耳侧,唇齿磕碰字音如流水泄出。

“我收下了。”

微凉的吐息拍在郝眉耳廓,郝眉一愣,腾地红了脸颊,猛地低下了头。微风刮过,黑衣人如河中那般,陡然没了踪影,只留一声意味不明的轻笑深入郝眉脑中。

次日,郝宅便有人拜访,说是为一睹郝家少爷的风范,郝家老爷疑惑的出门查探,却发现门口站的竟当朝天子的弟弟,顿时吓得扑通跪了下去。

待在屋中的郝眉知道有人拜访也是一惊,但还是打理了衣冠站到门前等待。

院中一阵脚步响起,郝眉听着木门吱呀的响动,抬头望向被渐渐推开的房门,入目的是一袭黑衣。

那个自己遇了数个上元的男子。

那人跨入房中,嘴角挂着抹微不可见的轻笑,从怀中掏出一朵花灯。

花灯上的字迹飘逸。

郝眉顿时湿了眼角,不顾一切的扑进了那人怀里,对方也紧紧的将郝眉拥入怀中。

粉白花灯飘飘然的落下,花瓣展露,上书二字。

“命定”。

你我相遇数次,却总是遥遥相望,若有一日能与你携手,必是上天命定。

数日后,京城传出两条消息,一则当今天子的弟弟翟王爷辞去了镇远将军之职,并迁往太湖,声称从此隐退不问朝政。

二则京中名门郝家少爷被翟王爷看中,随翟王爷一同离京,迁居太湖。

——

大家上元节快乐_(:з」∠)_

古风初尝试,文笔不好大家多多谅解吧 |・ω・`)

脑子里突然闪现的小片段,就这么写了吧,也许有些奇怪,但就是这么个东西了咳咳…。

总之希望大家喜欢!

评论(31)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