あ末日信仰_梁琰

有时候坑就是这么容易掉下去。

练笔


“只觉得,光阴似箭,无限的闲愁恨尽上眉尖……。”

京旦戏子悠远绵长的腔子从那梨园戏楼里隐隐传出,浑圆悠长的字句拖出百转千回,丝丝缕缕的哀情伴着那京胡三弦嗡嗡颤颤的声响飘荡云际。

仰头望见那大红牌匾上阳刻的“京师会春园”呆愣了几秒,才意识自己竟走岔了道路,不经意的拐进了这风柳小巷。

婉转曲腔还在阵阵传来,吸引了几个挽着自家的老爷的姨太太,女人们点着头侧耳分辨着调子,嗔着面子扯着丈夫往那园子里听戏,辨出了戏目的老爷们摇着头甩着手不愿进去,几句隐约的说辞潜入耳中。

“怎的要听那感时伤怀的‘西施’,慢悠的惹我乏累,改日这园子唱了霸王别姬,我定邀你来听。”

是了,这闲愁恨情确是西施的调子,一字牵绕回环曲折,一句勾挑国仇家恨,字字戳心,句句愁伤,尽惹的人叹息失意。

眯起眼瞧了瞧天色,残红半掩,夕日余晖,已然时近黄昏。

念着听戏的姨太太早已远去,园内戏文也唱至收尾,整个巷子空空荡荡,独自己一人驻足这街边。

“只觉得…光阴似箭。”

捧着生涩的腔调低唱着方才的戏文,心中燃起无名业火。

园内曲调已歇,听曲儿的老少们纷纷相携而去,欢声笑语从耳边擦蹭闪过,热闹了几分的街巷又冷清下来。

瞅着散了场的戏园遣了小仆闭了园门,仿佛将方才所有的闲愁恨都锁进了园内,无奈的摇头挪步,怀着沉甸甸的心思离开这风柳小巷。

回到家中时已近傍晚,抬眼看着那门楹,暗叹自己出身大家却终日无所事事。

“无限的…闲愁恨尽上眉尖…。”

国家危亡之际,他人都在救亡图存,可自己这大家少爷却闲散到迷路去了戏园,当真是可笑而又可悲。

这么想着,心中陡然觉得惧怕,惧自己从此身居大家不谙世事,怕自己整日只知逍遥自在,不知国仇家恨。

“闲愁恨…尽上眉尖…。”

呢喃着唱出词曲,望着家宅的视线渐渐模糊,不仅看不清家宅,更迷蒙了前路归宿。

——

别问我想写的是什么,也别问我写了什么,我已经忘了最开始想写啥了,就这么找找手感…。

笔力还在那么一丢丢,思路整个都不太好啊…思路不行更起长篇压力山大…。

让我再缓缓…。

评论(6)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