あ末日信仰_梁琰

有时候坑就是这么容易掉下去。

【K莫】有幸与你相伴此生(文艺风三十题系列)

梁总攻的食堂←文总汇

#都是私设注意!

『壹』前后桌

——

“黑板上排列组合,你舍得解开吗?”

那时,是谁百无聊赖地用笔尖戳着那人的后背,又是谁勾着抹微不可闻的浅笑扭过身子递来一颗脆生生的海棠?

高中时期的校园里种了一株海棠,受人精心照顾,高挺地长了七八米,花期时,那开满了粉白小花的枝桠正巧抵在通透的窗边,即便隔着层玻璃,也能瞧见花瓣中颤抖的花蕊,嗅到点点清香,那时,仿佛整个教室都是香的。

作为转学生,老师将我安排在了后排靠窗的位置,挂着绿叶的海棠正巧伸了根细枝搭在身边的窗沿,因为是初春,海棠还未开花,我看着那薄薄的叶片随风飘摇,突然就没有了进入陌生环境的紧张。

听班主任说坐在前桌的男生是班中的佼佼者,班级第一、年级第一、各科第一,一个都未落下。老师们对他的评价和期望都是极高,张口闭口都能夸上那么几句,我看着他伏在桌上专注学习的背影,微风撩动他墨黑的发丝,雪白的衣领也跟着颤抖,我仿佛嗅到了他身上清新的气息,鬼使神差的,就伸手触上了他的后背。

“怎么了?”

清冷平淡的嗓音流入耳中,我的指尖一顿,呼吸一滞,看着那扭转过来的清秀面庞上,不带任何情绪。顺着他的视线看向自己的手,这才发现自己竟然真的碰到了对方,惊慌的缩回手臂,脸颊一片烫红,局促的低下头调整情绪,然后带着笑容抬头看向对方。

“我不太熟悉这里,你…可以带我转转吗?”

与前桌男生的第一次对话,竟然是以这么平淡又尴尬的气氛开始,我别过视线,看着窗外那一枝海棠,几片绿叶缓缓飘落。

“好。”

原以为不会搭理我的人居然点了头,我有些不可思议,但还是硬着头皮起身,趁着课间跟前桌出去转了半圈。

Ko。

这是他的名字,有些奇怪,有些别扭,但读起来格外的顺口。

Ko带着我在教学楼里走了一圈,指了几个一定要知道的办公室,然后下了楼,到了教学楼边的青草地上,那株海棠就稳稳的在草地里上扎了根。

“Ko,你知道这个海棠树有多老了吗?”

站在海棠树下,仰着头看那初绿的枝叶,我伸手抚摸着粗糙的树干,指尖感受着那勃勃生机。

“老师说,快二十年了。”

Ko静静的站在我身后,耐心又简洁的回答我的每一个问题,我转身,靠在树下,捏着根从地上捡起的树枝,笑嘻嘻的看他。

“Ko,有没有人说你冷淡?”

我看着Ko点头,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Ko上前走了几步,站在我的面前,用手指着我的头顶。

“树叶。”

我甩了甩脑袋,果然有几片叶子从头顶滑落,我正要道谢,他刚才指着我的手就揉上了我的头顶。

我能感觉到他的手指穿插进我的头发里,轻轻的抓揉了几下。

有点舒服。

“Ko,你…。”

一阵悠扬铃声打断了我的话语,Ko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我摇了摇头,拉着他的手腕一起回到了教室。

到了教室,班里的同学都在用一种震惊的眼神看着我和Ko,我很无措,呆愣愣的跟Ko回到了窗边的座位,在老师踏入教室时问了邻桌的女生。

“你们惊讶什么?”

班长喊了声起立,大家纷纷站起,被我询问的女生捂着嘴笑了一下,用手指着我那站的笔直的前桌。

“他高冷啊,都不太理我们。”

原来是这样。

我看着Ko挺直的后背,心思早就不在摊开的课本之上,悄悄拉开窗户,放任那海棠枝伸进教室,指尖轻轻的抚着那薄薄的绿叶,心中充斥着别样的情绪。

一节课很快过去,下课铃响,老师放下粉笔,离开了教室,Ko扭头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窗外,像是在问我什么。

“走吧,你再带我转转别的地方。”

一早上过去,Ko待我转完了整个校园,为了表示感谢,午休时间我请他去吃了学校门口的肯德基。

中午进餐的人很多,我率先占了个空位,叫Ko坐着,然后问他想吃什么,Ko抿着嘴,看着柜台前的套餐犹豫了很久,最终摇了摇头,说要和我一样的就行。

我觉得我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但又没有把握我所想的是否正确。

午餐Ko吃的慢条斯理,我从他的眼中看出了些开心的情绪,心里莫名的也有些开心,吃起饭来更加不拘小节,狼吞虎咽。

吃完午饭,我们回到了学校,又走到了那棵海棠树下。

树叶投下阴影,疏漏的阳光零零散散的铺在绿地上,我转到树后坐下,看着站在面前的Ko拍了拍身边的草地。

这次我没和Ko聊些什么,只是静静的坐在树下,拨弄着地上的草叶,哼着不知名的小调。Ko也不说话,就坐在我身边,听着我哼曲儿,然后夸我哼的好听。

初春半暖不寒的空气总是包裹着人,勾起人的困意,我也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但醒来后,我发现我正歪着头,脑袋枕在Ko肩上,而Ko正捏着片树叶举过头顶,透过阳光看着那纤细的叶脉。

我伸了个懒腰,从地上站起,看着Ko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抱歉啊…就那么睡过去了还压着你的肩膀…。”

Ko摇了摇头,丢下树叶也站了起来,按着被我压久了的肩头转着肩胛活动了几下,就带着我从树后绕出。

上课铃恰到好处的响起,我和Ko一起走回了教室。

从那以后的每一天,我都常跟Ko混在一起,也许是因为除了我没人找他,也许是因为…享受和Ko在一起的感觉。

相处的时间久了,一些别样的感情就渐渐萌发,我想Ko大概是跟我一样的,但我不敢确定。

对于我跟Ko的亲密,不光是同班同学,就连老师们都觉得惊讶,在他们心里那个永远占据第一的孩子总是将自己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鲜少与老师同学交流,自然也很难交到朋友。

可就是我这么一个转学生,竟然轻易的打破了他的界限,直接迈入了他的世界,并且带着他去结识同学,去认真对待身边的一切。

我想,我大概是特殊的。

一个学期很快过去,我和Ko的关系越来越好,临近暑假的时候,我要到了Ko的手机号,然后决定在暑假也不断了联系。

不过,就是那个暑假,让我和Ko的关系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我去了Ko的家,才知道他家里没人了,一直是一个人住着,生活费还是几个亲戚无可奈何才给他的,少的可怜。

说实话,我心疼了。

难怪Ko总是一身相同的衣服,总是去争第一拿学校的奖学金。

于是我便自告奋勇的去超市买了很多的肉和菜,带回来让Ko去做,肉菜多出来很多,我就把它们都塞进了Ko家的小冰箱,把冰箱塞的满当。

Ko的手艺很好,做的饭格外的好吃,比家里厨子做的饭还好吃,我吃了很多。

撑着肚子和Ko躺在窄小的床上,我很快就睡了过去,睡梦中有学校里的那株海棠,粉白小花开的正艳,一阵微风吹过,花瓣从窗外飘进教室,落了Ko一身,我笑他,他扭头看我,目光温柔。

我就这么被自己弄醒,睁眼的时候感觉到阵阵平稳的呼吸吹在脸上,是Ko独有的清新。

我眯起眼,Ko果然睡在我的面前,平静的睡脸毫无防备,我看着Ko,不由自主的凑上去,碰上了那双薄唇。

然后,Ko就醒了。

后腰被猛地箍住,尚未离开的脑袋被按的又近了几分,我感觉到一个湿漉漉的东西碰着我的嘴唇,然后挤进口中。

黏黏腻腻的水声从唇齿间传出,我怔了半晌才意识到那是Ko的舌头,少年毫无技巧又青涩的舔吻惹得口腔一阵阵的发麻,我后知后觉的回抱Ko,笨拙的回应他的亲吻。

自那以后,我跟Ko的感情就不一样了。

虽然我们没有相互明说。

暑假转瞬而逝,又到了金秋的开学季,我们回到学校,发现那一树海棠已落,剩下的是颗颗饱满的海棠果。

第一堂课总是宣讲纪律,讲课堂秩序,讲作业,我百无聊赖的趴在桌上,看着Ko的背影,然后用笔戳了戳他的脊椎。

“Ko…,好无聊啊。”

Ko转过身来,勾着嘴角直勾勾的看我,看得我都想凑上去亲他弯起的唇线,他伸手将一个红艳艳的果子塞进了我的嘴里,然后转了回去。

我用牙咬了几下,海棠果脆生生的,清甜味道在口中炸开,那味道一直甜到了心尖。

“郝眉。”

一个声音像是从遥远的外太空传来,我猛地睁开眼,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庞。

Ko…?

晃了晃昏沉沉的脑袋,脑海中浮现出一张清秀的面孔,睁开眼后那面孔和眼前的脸重叠到了一起。

“唔…Ko,我梦到咱们高中时代啦。”

原来是梦。

不过,那真是个美好的梦。

翠绿的树叶,纷飞的小花,红彤彤的果实。

那一树海棠见证了两人青涩又甜蜜的情感。

我从床上爬起,看着Ko将一个红艳艳的果子塞进了我的嘴里,睡梦中那清甜的味道再次弥漫整个口腔。

“Ko,你还记得我们的海棠花语吗?”

那年,我和Ko站在树下,看着一树海棠鲜艳欲滴,便和他说起了海棠的花语。

“有人说海棠代表离愁别绪,秋海棠象征苦恋。当人们爱情遇到波折常以秋海棠花自喻。古人称它为断肠花借花抒发男女离别的悲伤情感。”

“花语就便有‘苦恋’了。”

我看着Ko垂下了眼眸,像是有些失落,于是握紧了他的手,大胆的亲了亲他的嘴唇。

“不过也有人说海棠花语为呵护、珍爱。”

所以,我们的海棠,不是离愁别绪,也不是悲苦恋情。

Ko看着我显然也是在回忆年少时的那些话语。我拍了拍他,他把刚从床上爬起来的我又按了回去,俯下身亲吻我的额头,淡淡的清香萦绕鼻尖,我伸手回抱住Ko,也去亲他的脸颊。

“我们的海棠,是呵护和珍爱。”

——

嗯尝试玩玩文艺的梁某┐(´-`)┌

也不晓得写的怎么样,不过真的是极尽所能了,这大概就是我最文艺的风格了。

这是第一题,之后还有二十九题…变相的在给自己挖坑吧…。

_(:з」∠)_希望大家喜欢这种,淡淡的感觉?

谢谢大家的支持。

评论(22)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