あ末日信仰_梁琰

有时候坑就是这么容易掉下去。

【杂谈】写时用心,读来交心

恋叶残月:

林朵:



回首自己写文时的心情,大抵可分为两种,一种浮于表面,纯图乐子,文章写出来是为了娱人娱己;另一种要沉的更深,娱乐之外,还想在文里表达一些更个人、更内里的东西。


 


当然,这两种心情并不是在每篇文里都能分得清楚,往往是混合着来的,只不过有多有少罢了。


 


当一篇文里图乐子所占的成分高,写起来往往轻松愉快,花费的心思也不会太多。而当一篇文里想要自我表达的成分高,写作难度则随之上升,花费的心思兴许要多上好几倍。


 


但等写完发布,文的热度却不会完全跟用心多少呈正比。有很多时候会遇上“用心少的文读者多,用心多的文读者少”的局面。


 


还真是蛮尴尬的。


 


不过这也容易想通,人心似海,浅海清澈见底,远洋深不可测。既然把文字当做一种自我表达的形式,要向读者展示海洋表层的珊瑚鱼群有多漂亮多是很容易,至于深海的熔浆峡沟,固然有其瑰丽险奇的魅力,但感兴趣、能看清的人就没那么多了。


 


浮于表面的泛泛而谈谁来都能聊上几句,可那些用上最多心思、潜到灵魂最深处的文字,有共鸣的人反而可能寥寥无几。


 


毕竟文字是个很私人的东西,展露太深,别人不中意,就是不中意,跟谈恋爱同理。


 


灵魂伴侣要是每次一出门就能遇上十个八个,那还算什么灵魂伴侣。


 


初试写作的阶段,每每看自己随手写的段子热度高涨,剖心之作却无人问津时,也会心有不甘,虚荣心作祟,甚至想过干脆就这样追着热门跑,别再端什么自我表达的架子。


 


还好及时给掰回来了。


 


因为想明白了,问题的根源不在于写文太过用心,而在于没有与之匹配的技法笔力。


 


空有展示的热情,但写作的基础理论、常用模式、遣词造句、素材积累等等,这些必备的展示工具都没有,即使自己灵魂深处的风景再美,也没法让别人看真切。就算是想要感慨“法无定式”,至少也得先将“法”弄懂弄透才有评判的底气吧?


 


而用心本身是没有错的,它能将一篇文填满写作者的灵魂。


 


所以我还是选择继续当一条慢慢磨练写作技艺,用心写文的咸鱼。


 


这个过程是有点难熬,既要保持克制,不要老迷失在蹭热度的捷径上,也不知道自己面前的路究竟还有多远多长。


 


可我还不打算换条路。


 


因为写的越多越久就越会发现,一味沿用套路、哗众取宠、讨好观众的文章,围观群众一时间是很多,可一旦别处出现新的热闹,大多很快便散了。而坚持留下的读者,往往是靠用心之文吸引住的。


 


他/她因为灵魂的共振而关注你,这种关注是坦荡的,真诚的,持久的,即使你偶尔陷入写作低潮,或者暂时写不出符合其爱好的文章,他/她也愿意包容和等候,不会轻易离开。


 


而当一篇用心之作受到读者真诚的点赞、回复甚至长评时,那种激动之情,是随手写的段子即使热度高出好几倍也不能比的。


 


有人读懂了你的心,陌生的灵魂之间产生了共鸣。


 


讲真,世间比这更美好的事不算多。


 


也因此对那些写作名家(是能经得起岁月考验的那种,不是七拼八凑出本所谓畅销书圈钱那种)油然生敬,因为他们的灵魂能穿越时空的限制,激起的共鸣如海岸潮汐,起伏跌落,永不止息。


 


他们的内心一定隐藏着无比广阔又动人的风景。


 


并不吝燃烧自己的生命,磨练出最精湛、最适宜的写作方式,将它分享给我们。


 


所以我也乐意继续在苦哈哈的生活中挤出业余时间,写用心的文,交读者的心。


 


哪怕并不会有什么实打实的收益,但这是值得的。


 


因为一路走来的经历使我相信,每位写作者在文字间付出的用心,这个世界都将用一种更隐秘,更温柔的方式回报你。


 


END


--------------------------


《想通了也不一定能写好文》系列文地址:


(1)《脑洞与成文之间隔着一个好写手》


(2)《怎么写是作者的事,怎么看是读者的事》


(3)《写时用心,读来交心》


-------------------------------------


小广告时间:


本人知乎专栏:小故事杂货铺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以上两个专栏主题均为原创奇幻童话小故事,欢迎有兴趣的朋友关注。


评论

热度(1645)

  1. 银の庭三千单衫杏子红 转载了此文字
    最后一句话,怒排啊,我再也不写快餐式文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