あ末日信仰_梁琰

有时候坑就是这么容易掉下去。

【K莫】这年头当客服,真不容易(欢脱小短篇)


梁总攻的食堂←文总汇

副标题《眉哥小课堂之如何打破Ko的高冷形象》

客服Kox平头小老百姓郝眉

——

夜半十分。

Ko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握着鼠标,视线在泛着蓝光的屏幕上扫视,周围静悄悄的,只有他一个人还在办公桌前,不知在翻看着什么。

突然,桌上的座机“铃铃铃”的响了起来,Ko愣了一下,伸手提起了听筒,声音低沉而平稳的开口。

“您好,工号5680为您服务。”

声音通过电流传播入耳,Ko听着话筒那边嘈杂的音乐和鬼嚎的歌声突然有了挂断电话的冲动。

估计又是醉汉按的电话吧。

“喂!10086吗!我把我的手机卡扔进火锅里了,怎么办啊?!”

“……。”

Ko觉得自己的眼皮跳了几下,对面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稚气未脱的奶音,只不过,那种醉醺醺的语气却让人难以忍耐。Ko暗暗的想着,抿了抿唇,保持着公式化的声线对对面的人做出了回答。

“您好,我建议您先把手机卡捞出来然后晾干,看看是否还能使用,如果不能使用,可以到我们的营业厅进行补办。”

Ko说完,话筒对面的人并没有立刻回复,而是在沉默了几秒后换成了一种委屈极了的声音。

“可是…我,我把它吃掉了…。”

“……。”

Ko握着听筒,电脑屏幕散出幽暗的光线照在Ko面无表情的脸上。

“喂??你说话啊,我的电话卡怎么办啊?”

“先生您好,我建议您先去医院取出手机卡,然后到营业厅补办。”

话筒对面再次陷入了沉寂,Ko预感那边的人似乎还要再放出什么幺蛾子。

“为啥没有取出来晾干试试能不能用那一步了?”

“……。”

虽然自己是个不善言辞又不爱言辞的人,但像这种被堵到无语的情况,Ko真心觉得这短短的几分钟已经用尽了他一生的无语次数。

“如果您想试,您也可以试试,请问还有什么能为您服务的吗?”

听着对面拖长的一句“没了”然后是挂断的忙音,Ko着实是松了口气,重新平复了心情,视线回到了电脑屏幕。

五个小时后。

“铃铃铃——。”

座机再次响起,Ko看了看屏幕下方显示着5点的时间,提起了听筒。

“您好,工号5680为您……”

“嘿哥们!我已经把手机卡取出来啦,而且还能用嘿,你们移动的手机卡还真不错啊!”

“……谢谢您的赞美,请问您还需要什么服务吗?”

Ko是捂着脸说出这句话的,他实在是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话筒对面这个“二逼青年”,此时的他只想违背公司守则直接撂下电话。

“哎小哥啊,你能不能别这么公式化了,你们不是说客户就是上帝吗?上帝就想跟你聊聊天,没有问题,不可以啊?”

能说不可以吗?

“…您请说。”

“哎,这就对了嘛,我跟你说啊@*#&%¥……”

第二天早上。

“Ko,你昨晚上处理业务了?”

来跟Ko换班的肖奈看着Ko眼下比平时深了不知道多少倍的乌青,问了一句,Ko平淡又无力的嗯了一声,收拾了自己的东西,拖着疲惫的身体离开了营业厅。

走在街上,Ko满脑子都是那个带着醉意的奶音,那个青年拽着他说了一个晚上,从名字说到生日,说到学历,说到工作,Ko没见过这人,倒是把对方认了个透。

回到家中Ko随意的洗漱之后就躺倒在床上睡了过去,一睡就是大半天,直到下午被一个电话叫醒。

“喂你……”

“嘿哥们!”

?!!!

半睡半醒的Ko“垂死病中惊坐起”,硬生生的咽下了即将跳出嘴边的“好”字,不可置信的看着手机屏幕上陌生来电,一时间呆坐在床上无法言语。

这是在做梦吧?

这是在做梦吧!

Ko突然产生了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他觉得自己保持了二十几年的冷淡心境,被这个见都没见过的人轻易打破。

两次。

“……所以说啊,我昨天喝醉了,说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话,你可别介意啊!”

对面的人咋咋呼呼的又说了一大堆,Ko沉浸于反省人生,是一句都没听进去,直到对方结尾,Ko才听到了这么几句。

…我真的挺介意的。

“…没事。”

“哎小哥啊,能告诉我你的名字不?我就记着你的工号,以后找你总不能用工号叫你吧?”

什么叫以后?这意思是还会找我?

“Ko。”

Ko还是告诉了对方他的名字,不知道为什么,Ko虽然对这人感到无力,但始终生不起厌恶之心,纵使心里千万头草泥马奔驰而过,最后还是回答了对方的问题。

挺奇怪的。

Ko这么想着,无意识的发出低喃。

“郝…眉。”

这人的名字倒是挺好听的,念起来让人忍不住放松,心底就像被暖阳照过一般热乎乎的,不自觉的想去靠近,去呵……

“哎哟你叫我啊?你怎知道我的名字?是我昨天告诉你的吗?哈哈,我一喝醉就喜欢说自己,我还跟你说什么了?”

“……。”

刚才的大概都是错觉吧。

一定是。

快被对方气笑的Ko如是的想着。

——

我也不知道有多长,但肯定是个短篇,嗯,两三发?谁知道呢┐(´-`)┌

希望大家能喜欢吧😂

评论(33)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