あ末日信仰_梁琰

有时候坑就是这么容易掉下去。

【K莫】这年头当客服,真不容易(欢脱小短篇)

梁总攻的食堂←文总汇

副标题《眉哥小课堂之教你如何让人想打你又舍不得打你》

客服Kox平头小老百姓郝眉

〈1〉

——

“你怎么有我的电话?”

趁着郝眉说话的空档,Ko插嘴问了一句,换来话筒对面突然磕绊起来的声音。

“呃…我嗯我吧…就是给你们10086打了个电话,咳…然后我就试着问了一下他能不能给我你的手机号…。”

郝眉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Ko无奈的摇头,伸手摸到床头柜上的烟盒,磕出根烟叼在嘴里,打火机喀嚓一声打开,明晃晃的火苗点燃了嘴边的香烟,Ko深深的吸了一口,试图靠着香烟里的尼古丁来平复一些自己的情绪。

做客服都能被追到手机号这可真是…。

Ko又是一声低叹,脑海中浮现出了一张万恶的嘴脸。

一定是肖奈那个无差别沙尘暴接到郝眉的电话了。

“Ko…?你在抽烟吗?”

Ko嗯了一声表示承认,过了一会发现对方也陷入了沉默,下意识的问了句还有什么事,等Ko反应过来自己问了什么后,心头泛起一种深深的不安。

“哎哥们,你真的叫Ko啊?真的不是艺名或者网名什么的?你看,Ko,多像打游戏啊!”

“……。”

果然不能跟这种人多说,简直拉低智商。

Ko安静的无视了这个问题,率先陷入沉寂,郝眉一个人自说自话也没什么意思,只能随口唠上几句然后跟Ko说了拜拜。

终于挂掉了电话,Ko丢下早就被自己碾灭的香烟,翻身下床,赤裸着上身走进厨房给自己做了顿简单的晚餐。

进餐期间,Ko满脑子都是郝眉的声音,那种稚气未脱的奶音和欢脱的语调,渐渐在Ko的脑海里勾勒出一个阳光青年的形象,那爽朗的笑从咧开的口中传出,毫不顾及,笑的张扬。

Ko嚼着花椰菜的嘴一停,无奈的表情再次爬上脸颊。

如果不这么犯二的话…确实是个不错的男孩。

嘴角无意的勾起一抹浅笑,Ko咽下最后一口饭菜,收拾了碗筷回到卧室穿好衣服,拎着公文包赶去营业厅继续他的夜班工作。

当晚。

Ko正认真学习着营业厅新推出的业务条款,一阵电话铃声将他的心思从条款中拔出,Ko伸手捞起了听筒,条件反射的清了清嗓子。

“您好,工号5680为您服务,请问您有什么需……”

“嘿Ko!果然还是你!”

能不能让我把话说完?!

被硬生生打断的Ko十分无语,他把话筒举离耳边了几分钟,认清了事实后才把听筒重新贴回耳边。

“Ko,我想给家里装宽带,你们行不行啊?”

“……,你确定要用移动的宽带吗?”

“对啊,不然我干嘛给你打电话?”

Ko陷入第N次无语。

不是他黑自家公司,只是一个学过计算机的人,真的不清楚移动宽带的质量吗?

“还有啊Ko,你是不是说话方式不对啊?没有敬语了诶~”

活了二十几年的Ko头一回有了想要顺着电话去打人的冲动。

真不知道这是故意的还是真的犯二。

“……,很抱歉,能麻烦您告诉我您的地址吗?明天我们会请专业人员去给您安装宽带。”

Ko极力保持镇定说完了这些,趁着郝眉还来不及开口的空档,直接问了句“还有什么问题”然后自顾自的说了句好的,干脆利落的挂断了电话。

“……。”

耳根清静的Ko看着座机愣了半天,突然意识到自己居然擅自挂断了客户的电话,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做何表情。

虽然很不想再被犯二的郝眉逼到无语哽咽,但毕竟自己还是个客服,擅自挂断电话已经违反了行规,是不是应该拨回去道个歉才对呢?

Ko这么想着,犹豫了片刻,还是抓起了听筒拨了回去。

“喂?Ko吗?”

旋律悠扬的铃声还没响几秒就被打断,那个软软的奶音通过电流传入耳中,Ko莫名的感到了放心,下意识的松了口气。

“你怎么知道是我?”

Ko问了一句,这回郝眉没有再指出他没用敬语的问题,而是嘿嘿笑了两声。

“我猜的,我猜你肯定会给我回电话的。”

听筒里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似乎是衣料和床褥摩擦发出的声音,Ko脑海中重播着郝眉的话语,没有说话,握着听筒静静的听着。

“哎Ko,只有你一个人值夜班吗?”

像是把自己裹进了被窝,Ko听着郝眉明显变懒的声音,忍不住开始想象听筒对面的这个男孩。

“今晚两人。”

“哦哦这样啊…其实吧,刚才我是以为只有你一个人值夜班才笃定是你给我打电话的,嘿嘿…。”

都说人一到了床上就会变得脆弱,一进了被窝就会感到疲劳,在Ko听来,现在郝眉就很好的印证了这一点。

没有先前的脱线犯二,也没有毫无顾忌的爽朗大笑,软软的声线染上困顿的鼻音,说话的声音小了不少,像是小孩子的呢喃,一边开着玩笑,一边说着关怀的话语。

“Ko,你值夜班,困不困啊?”

听着这困兮兮的声音,Ko忍不住低笑一声,原本握着鼠标的手松开,身体向后靠进椅背。

“你困?”

“嗯…好困的…我们家那个蠢透了的愚公新开公司,人手不足,整天都在忙啊忙的…天天都压榨我,真是累死了…。”

“你们家?”

“唔…是啊…他就是我嗯…我……”

“你什么?”

“呼……。”

焦急的情绪传过了电流却没能传入郝眉的耳中,Ko听着听筒那边平静而缓慢的呼吸,只好按捺下心头的急躁,不再言语。

不过,为什么突然会这么焦虑呢?

Ko有点想不通了。

——

再有一两发大概就完了?

反正是我即兴发挥的,想到啥写啥┐(´-`)┌

Ko破功都是眉哥的错(瞬间甩锅)

评论(40)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