あ末日信仰_梁琰

有时候坑就是这么容易掉下去。

【K莫】有幸与你相伴此生(文艺三十题系列)

梁总攻的食堂←文总汇

『壹』前后桌     『贰』走廊拐角

注:每篇故事无联系,可单独拆分来看!

本章古风向注意!

『叁』夏与蝉与风铃

——

建丰六年,圣上亲自授命击退北方蛮夷的护国大将军柯宸,历经一年苦战后得胜回朝,京城上下欢欣鼓舞,当朝天子更是亲自出城,在城门前为其接风。

城门之下,柯宸单膝而跪,拱手叩谢圣上隆恩,一身黑甲在日光的照耀下泛起磷光,猩红的披风顺肩滑下,一时间让人想起沙场上的血雨腥风,心中不寒而栗。

柯宸是迎着朝阳回的京城,圣上一边扶起跪立的将军,一边挥袖指使礼部官员筹办夜宴,为大将军洗尘。

柯宸再次叩首,黑沉沉的双眸状似不经意的向两侧瞥去,果然瞧见了迎接人群中的一抹湖蓝,柯宸嘴角一弯,周身的杀伐之气顿减,顷刻间柔和了许多。

君臣二人并未在城外久留,迎回了将军的皇帝很快便携一干大臣回朝议事,而柯宸则遣散了众军士后带着自己的亲兵回到府邸。

先帝御笔亲题的硕大的牌匾“护国将军府”悬上门楣,柯宸站在门前一拜,方才跨过门槛入了府院。

柯宸的将军府规格虽大,却实在朴素,既无名望贵族的金雕银饰,也无大家豪门的百十仆从。一盏宽大的石雕照壁静静竖在门内,壁上是头张扬的猛虎扑食。

绕过照壁,院内一片火红随风摇曳,三尺半高的扶桑开得正艳。看着那艳红的花丛,柯宸一愣,眉心微蹙,似是在思考着什么。

“柯大将军啊!”

一团湖蓝从火红中窜出,将柯宸从沉思中拽回,柯宸循着这含几分奶气的呼唤望向花丛,皱起的眉头渐渐舒展。

是了,这一院的扶桑大抵就是这人的成果。

柯宸呵退了身后的亲兵,径直走向那一身湖蓝的男子,那人笑盈盈的,手上还捏着串花枝,红花绿叶将他衬得越发俊逸非凡。

“郝公子。”

柯宸拱手行了行礼,才抬眼正视这突兀来访的客人。

郝国侯府的少当家,郝眉。

郝眉的父亲曾是开国功臣,先帝将其封侯后赐婚娶了宁惠公主,是京城中权势颇高的名门,而这郝眉,便是郝侯爷的独子,自小受尽万千宠爱,是京城里出了名的才子。

“西海栽若木,东溟植扶桑。别来几多时,枝叶万里长。”

郝眉伸手,摘下一片薄翠的绿叶顶在鼻端,弯着眉眼看向柯宸。

“柯大将军,这扶桑叶都万里长了你才回京,可真让人好等?”

染着笑意的话语中渗出丝丝缕缕别样的情绪,柯宸看着被红花拥簇的佳人,再无其他想法,也不顾多余的礼节,几个箭步上前,双臂展开将郝眉拥入怀中,掌中剑鞘抵着郝眉的后脊,将郝眉紧紧箍在胸前。

“抱歉,我回来了。”

柯宸低着头阖着眼,鼻尖抵着郝眉细白的颈子轻轻摩挲,嗅着思念了许久的气息,心中激荡起阵阵涟漪。

指尖相缠,唇齿相依,夏风暖融融的拂过两人面颊,猩红的披风同湖蓝衣袂一并翻飞,满院红花飘摇,将紧紧相拥的二人深藏。

清风过室,吹动了正堂门楣上悬挂的一串铜铃,铃声清脆悠扬,叮叮咚咚的传遍整个院落,也传入了花丛中那两人的耳中,郝眉双手环着柯宸脖颈,微微分离黏连的唇齿,带着几分调笑的唤了声“柯宸”。

“你可还记得,你我二人的宅院?”

零啷铃声融入心神,柯宸细碎地吻着怀中人儿,思绪渐渐走远。

——

“柯宸!我在山中买下一处别院,日后你辞官与我同住可好?”

那时的柯宸还不是护国将军,那时的郝眉也还不是名噪一时的京城才子。

两人自幼相识,就似两株相对而生的藤蔓,在漫长的成长中相互接近,最终勾绕,圈缠成不可分割的一股。

那年,柯宸作为西北守军的左将军,随军出征,驻守西北,郝眉特地等在城外,与柯宸道别。

看着一身黑甲,腰负长剑,腿跨骏马神色镇定的柯宸,郝眉隐隐觉得这人日后比有更高的前程,于是,郝眉在行军前的最后一刻开了口。

“柯宸!我在山中买下一处别院,日后你辞官与我同住可好?”

话音正落,军鼓轰响,柯宸骑在马上,震惊的看着满脸笑意的郝眉,郝眉抬手,掌中的鎏金折扇抽中战马后臀,骏马扬起前蹄长长嘶鸣,骤然前奔,载着还未回神的柯宸绝尘而去。

西北边陲风疾草枯,人迹罕至,大将军率一帮将士修筑防事,搭建营房,击退了一批又一批蛮夷之师,终是在此驻守了尽四年,方才回朝。

京城之下,皇帝亲自迎接大将军回京,柯宸牵着缰绳,不意外的在人群中瞥见了一抹淡蓝。

回京之后,柯宸先是去了兵部筹报军中事务,然后回府,可就在回府的路上,却被郝国侯府的仆从半路劫去了郝府。

瞧着站在侯府前笑颜俊秀的郝眉,柯宸无奈的摇头,抬步走上前去。

“郝公子寻在下前来,所谓何事?”

郝眉伸手拽住柯宸露在铠甲在的一截袖子,扯着柯宸到了郝府侧墙,墙边的一颗槐树干上,正拴着两匹毛色鲜亮的骏马。

“你…。”

“快上马,我们去那里。”

郝眉指了指东南方隐约的山影,率先跨上马背。

面对行动如此迅速的郝眉,柯宸不好推诿,便顺势跨上另一匹马,随着郝眉一起,想着那处山林飞驰而去。

“翠山掩映,冰泉朝晖,柯宸,你觉得这处可好?”

错落马蹄轻踩落叶枯枝,咯吱作响的声音似是召来了些爱凑热闹的小虫,知了知了的振翅低鸣。炎炎夏日被繁密的绿叶遮蔽,山中自来的清风吹拂,平复着人躁动的心神,柯宸握着掌中缰绳,视线穿过一片低矮的树丛,望见一座勾栏瓦肆的别致小院。

“你…当真买了别院?”

柯宸翻身下马,牵着缰绳走近那处小院。

柴木拼出的篱笆圈出片半大不小的空地,未曾磨平棱角的青石埋入土中,袒露表面,一路延伸至房前。

宅院的东侧栽着几枝竹,西侧则是一个罩满了绿油青藓的花坛,坛边立着三两个破旧的紫泥花盆,乱蓬蓬的野草稀稀落落的在屋檐下探头。

“我郝大公子说话掷地有声,说了便会去做。”

郝眉抢过柯宸手中缰绳,随手拴在院旁树上,拉着柯宸便要往那小院里去。

踩着破碎青石,两人站在了屋前,郝眉笑着瞧了瞧柯宸,从怀中掏出一只小巧的锦盒,柯宸垂眼望去,那锦盒里静握着四只铜铃,两大两小,相错着坠在一根长长的红线之上。

“柯宸,你背一背我,我要将这串铃挂在门楣!”

柯宸仰头看了看高悬的门楣,若是自己伸手,大抵也能触到,但既然郝眉想要亲力亲为,他也乐得帮了这忙。

柯宸蹲下身去,郝眉跨上柯宸肩头,待坐稳后便被柯宸捞着大腿架了起来,郝眉坐在柯宸后肩重心不稳的摇了几下,才抓住那木质的门楣将铜铃挂上。

悠悠闲风吹过,铜铃相互磕绊,零零啷啷的响,郝眉已从柯宸肩头下来,两人指尖交握,一同仰望着那小巧铜铃在风中摇摆。

柯宸一手揽住郝眉肩头,一手挑起郝眉下巴,倾身将那淡粉红唇吮住,细细亲吻,他眯着眼,看着怀中的郝眉,思绪中飘过那四只铜铃上阳刻的笔笔划划。

一醉南柯,一梦星宸。

郝眉…。

郝眉…。

阵阵低喃藏于心间,柯宸将郝眉拥的更紧,吻的更深。

——

“毕生难忘。”

微风已逝,铃声渐消,柯宸伸手拂去郝眉发顶的扶桑花瓣,垂眸轻吻郝眉光洁额角。

郝眉仰头看着柯宸,嘴角渐弯,他将手指拢起凑到唇边,吹出一声轻佻的小哨,将军府的后院里随之响起两声嘶鸣,郝眉双眸透亮,甚是得意的扬着下巴,双手推开了柯宸的怀抱。

“大将军,回家吗?”

——

我终于写完了…卒。

古风真的,太,太,太难写了!每个字每个词都要斟酌_(:з」∠)_

要了我的老命啊……笔力不足驾驭不住古风,还希望各位多担待,希望大家喜欢,谢谢一直以来的支持,谢谢!

评论(21)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