あ末日信仰_梁琰

有时候坑就是这么容易掉下去。

【K莫】心路之旅(上)

梁总攻的食堂←文总汇

时间线:走后门之后,“走后门”之前,未同床。

感情:前期Ko单箭头郝眉,后期双箭头。

名字随便起的,就,就随便了一下。

——

【一】

“郝眉,你不是一直想休假吗?正好,初步的游戏建模已经完成了,给你一周的假期,和Ko出去玩玩吧。”

被叫进肖奈办公室的郝眉听到这个消息后,先是雀跃欢呼了好久,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一个问题。

“为啥还有Ko??”

办公桌后的肖奈笑的一脸正直,美其名曰怕把在外风餐露宿一周的儿子饿着,带个专职保姆照顾方便为由打发了满脸不服气的郝眉。

不过不服气归不服气,出门在外有Ko这么个强有力的后盾确实是让人安心不少,于是心里美滋滋的眉哥很快就放下了“自己居然需要保护”的怨念跑去邀请Ko。

“Ko!”

看着一路小跑过来的男孩,Ko放开手中的鼠标抬眼看着笑的灿烂的郝眉,莫名有种想要张开手臂抱住对方的冲动,Ko抿了抿唇,手掌握拳压抑住了内心的躁动,轻轻的嗯了一声。

“老三给咱俩批假啦,整整一周!咱们出去玩吧!我想去那里#@*&%……。”

郝眉说的手舞足蹈,Ko静静坐在旁边听着,时不时的点头,偶尔开口提提建议。

这大庭广众之下公然讨论假期和旅游,跟商量度蜜月似的,致一众人纷纷觉得被强行塞了一嘴的狗粮,互相捂着耳朵抱团痛哭。

【二】

旅游的事很快就定了下来,郝眉选了一处被探险者们高度评价的山区,还说要在山里面搭个帐篷住上一两个晚上,Ko由着郝眉脑补各种荒野求生的场景,坐在一边打了整整两页的准备物品,然后主动承担了采购装备的任务,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郝家大少爷潇洒的一挥手,看都不看价格,当晚就定了两张尽两千块的机票,飞机第二天一早起飞。

飞机上,郝眉摊着张地图左看右看,兴奋的不得了,他一边比划一边跟坐在身边的Ko叨叨。

“Ko你看,这个山的北峰就是网上一致好评的攀爬地点,都说那里奇险峻峭,但沿途风光特别漂亮,还有河流咱们可以在那里搭帐篷!搞不好还能做个烧烤!然后咱们趁夜上山,凌晨在山顶看日出!完美!”

Ko偏着头听着郝眉滔滔不绝的讲话,目光却时不时地扫上那张洋溢着兴奋的脸庞,Ko静静的听着,细细的看着,沉沉的嗯着,嘴角微微勾起,宠溺之情淡淡的笼罩。

Ko变得温柔了。

讲到一半口渴喝水的郝眉瞄着表情渐柔的Ko暗暗的想着。

【三】

大概是运气不错,郝眉和Ko坐的航班准时准点安全无误的到达了目的地。

下了飞机,两人草草吃了顿饭垫了垫肚子就背着大包小包地奔了山区,两人转公交转汽车转三轮,过了三五个小时才真正到了地方。

一个小村庄坐落在山前五公里外的地方,郝眉和Ko进了村,看着清一色的农家乐,选了一处看上去比较舒适的店家。

因为两人到达山村时已经临近傍晚,这个时候上山实在困难,于是郝眉就和Ko商量着先住上一晚,第二天起早些出去爬山。

“老板,一个双人间啊!配备齐全的吧?”

郝眉捞着背包四下张望,不时的点头,很是满意这店的样子。

热情的老板接过几个小包带着郝眉两人去了房间,一边开门一边打着包票。

“放心吧小伙子,我这儿除了网络差点之外什么都有,淋浴都是太阳能的,直接用都不用烧!”

房门开了,屋里的环境不错,配备和老板说的没差,郝眉满意的点点头,率先冲进屋里扑倒在白软的床铺。

Ko像老板点头示意,轻车熟路的给老板塞了些钱,让老板多照顾些这间屋子,这老板也是个实诚人,收了Ko的钱后连忙答应,很快就把其他的一些用品和简单的饭菜送了进去。

天色渐沉,辗转了一路的郝眉在饭饱之后洗了个澡,还没玩两分钟手机就打起了瞌睡,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一条腿挂在床边一条腿搭在床上,胳膊举在头顶,衣摆撩起一截,露出轻盈的腰肢,姿势十分夸张。

从浴室出来的Ko赤裸着上身,带着一股子蒸汽和半湿的头发走到床边,俯身看了看睡着的郝眉,一颗水滴挤在发梢颤巍巍的抖了两下,嗒得一下坠在了郝眉嘴角,Ko一愣,慌忙直起身子,却发现沉睡的郝眉根本不为所动,甚至都没有伸手去擦,更别提睁眼醒来。

Ko原地呆了一会,再次走到床边,修长的手指抚上沾着水渍的嘴角轻轻抹去,Ko屏着呼吸,指尖慢慢地移,轻柔的触上那柔软的嘴唇。

指尖最终还是撤离了那触感美好的嘴唇,Ko无声的叹气,卷着床被子给郝眉盖好,独自躺到了另一张床上。

【四】

第二天清晨,村里的公鸡才开了嗓打鸣,郝眉就从床上窜了起来,平时赖床严重的郝眉意外地没有半分拖沓,很快就收拾好了自己,他看了看另一边的床铺,那里已经空了,被子整整齐齐的叠好靠墙堆着,郝眉低着头看了看自己的被子,有模有样的叠了半天,才摆弄出一个差不多的造型摊在床头。

当郝眉咬着半个馒头出了农家乐时,发现Ko正坐在农家乐门前的矮凳上,脚边摆着两个高高的旅行包,一辆摩托车斜靠在另一边的树下。

“进山有距离,先骑车去附近再走。”

Ko捞起一个看上去很重东西很多,其实较轻的背包递给郝眉,自己背上另一个背包跨上了租来的摩托。

看着嗡嗡作响的摩托,郝眉飞快地咽下嘴里的馒头,抱着大包坐在了Ko身后,胳膊夹上了Ko的腰侧。

“Go. Go. Go.!!!Move. Move. Move!!!”

郝眉大叫着挥手,发动机呼呼的响着,Ko一脚油门,载着郝眉绝尘而去。

事实证明郝眉选的地方确实不错,盘山公路上一侧是凹凸不平的山崖,一侧是小树林,树林里吱吱啁啁的响着不同的鸟鸣。

Ko控制着车速,不快不慢的往上爬,山间的清风带着特有的草味儿卷向两人,让这两个在城市里吸惯了雾霾的肺好好的换了换气。

崎岖的山路修的并不平整,时不时的有小石子磕上轮胎颠动两下车身,郝眉却一直保持着极其高昂的兴致一路大喊大叫,结果这么一叫,偏偏叫出了事。

在摩托进入一个大转弯时,一只受了惊的野山鸡突然从路边的树林子里扑棱着翅膀窜了出来,Ko下意识的一个急停,摩托重心不稳的侧翻,重重撞在了石壁,Ko和郝眉则被甩下摔落在路边,不过还好,上山路上坡度大,车速不高,两个人除了蹭脏了些衣服,到没什么伤处,只是,摩托的车轮似乎压到了什么漏了气没法再用。

【五】

车子坏了,两个人只好把摩托靠在路边写上纸条防止被别人带走,但良心问题就得听天由命了。

没了摩托,两人只能徒步往既定的山上走,这只是入山口的盘山公路,他们真正要去的,是个连公路都没修通的山峰。

入夏时节太阳毒辣,大道上被晒的地面都是烫的,郝眉走了两步就觉得热量已经透过鞋底传到了脚心,他摘下头顶的帽子折起,呼扇呼扇的一个劲的挥,可就连风都是热的,怎么扇也降不了温。他扭过头看了看还穿着一身黑的Ko,几颗汗珠顺着侧脸滑下,聚在下巴上汇成一大滴,砸在地面消失无踪。

鬼使神差的,郝眉凑过去了几步,伸手抹了抹Ko脸颊上的汗珠。

“Ko,你就没有别的颜色的衣服吗?黑的多热啊!”

被抹了汗的Ko愣了一下,看着毫不自知的郝眉又开始喊热,拉着郝眉的胳膊就躲进了山路旁的树林。

枝繁叶茂的树木遮挡了不少阳光,自然也阴凉了许多,郝眉舒畅的呼一口气,又开始和Ko唠叨起来。

“Ko说真的,我真没想到你会偷偷跑我家来。”

“嗯。”本来就没准备让你想到。

“Ko你知不知道你当时,可霸道了!”

“嗯?”饭都做了,家务都包了,怎么霸道了?

“那天你问我,‘要不要我住’我只能回答‘要’或者‘不要’说不要吧…总觉得不太好,所以我只能说要了,搞的好像我要求你住下来似的。”

“…嗯。”下意识就这么说了,其实并不是有意的。

“不过看在你确实全包了家务的份上,眉哥就大人有大量不计较这个啦!”

“嗯。”

两个人就这么聊着天走走停停,好奇心满满的郝眉指东指西的问着Ko周边的植被,Ko瞅着那些花草树木,名字叫上来了七八成,郝眉佩服的连连咂嘴。

每当Ko提起树上不知名的野果时,郝眉就要爬树上去摘几颗果子,Ko便蹲下身,把郝眉托在肩头,撑着郝眉去摘高挂的果实,一路下来,郝眉已经装了满满一口袋的各色野果。

“再、再往左一点!哎哎哎,往前往前!哎!好嘞摘到了!”

郝眉骑在Ko脖子上摇摇晃晃的指挥着下面的Ko挪动,红彤彤的果实很快落入郝眉掌中,野果入囊,郝眉戳了戳Ko的头顶,Ko就又蹲了下去把郝眉放下。

两人慢悠悠的在树林里走,不知不觉中已经进了山,太阳渐渐斜西,树林很快阴沉了下来,山里的风迅速降温,凉飕飕地从两人身边刮过,惹得郝眉生了一身鸡皮疙瘩。

“阿嚏!”

抱着胳膊的郝眉打了个喷嚏,一件衣服就被递到了眼前,郝眉转头去看,Ko伸着手又往郝眉跟前递了递。

“Ko,带你出来玩简直太对了,什么都准备好了!”

Ko笑了笑,没有说话。

【六】

昏黄的光线隐约照进树林,盘山公路早已消失不见,树林里缺乏阳光的照射显得阴沉沉的,Ko侧耳,听到细微的水声从不远处传来,抬头透过层层枝叶看了看天,拉了拉郝眉的胳膊。

“天晚了,听到前面有水,去那儿扎营吧。”

听到要扎营,郝眉脑子里又浮现出帐篷,火堆,烧烤的景象,连连点头,迈着大步飞快地向水声跑去。

没有多久,两人就见到了水,地上的水流细细的,仿佛谁是都要断流,郝眉踮高了脚向着远处瞅,发现那细细的水流在远处已经变得非常宽大,水声也比刚才响了许多,郝眉和Ko对视片刻,一同顺着细小的流水继续前行。

功夫不负有心人,就在太阳仅剩的光辉都逃离天际之后,郝眉和Ko终于走到了一处河谷,河水半深不浅,也不湍急,河水刚刚没过膝盖,隐约能瞧见几条小鱼从水中游过,郝眉眼睛放光,鞋子一脱,挽着裤腿就要弯腰抓鱼。

站在河岸边的Ko看着玩心大起的郝眉无奈的摇头,他从背包里取出折起的帐篷,熟练的支在河岸偏高的地方,用铆钉固定,很快就搭好了两顶帐篷,然后去树林里捡了些干柴升起了火堆,翻找着包里的可用食材,支起小锅做饭。

不过郝眉也不是盖的,郝眉站在冰凉凉的河水里折腾了半天,还真抓着两条手掌大小的鱼回来了,他看着已经坐在火堆旁煮好了汤面的Ko,得意的扬了扬手里的战利品。

汤面配烤鱼,奇特的搭配。

一顿饭饱,热了一天的郝眉迫不及待的脱了衣服只穿着条裤衩跑进河里洗澡,被汗水打湿到黏腻的皮肤在接触到冰凉的河水时打了个激灵,郝眉索性坐在河里的石头上,让河水漫过大半个身子,手掌撩着水往身上拍。

就在这时,Ko也站在了河边,同样是赤裸着,只穿了内裤。

坐在水里的郝眉看着Ko,黑暗中的Ko看上去有些不真实,他隐约觉得,Ko的视线正紧紧的注视着自己。

郝眉低下头,手指无意识的拨着水面,Ko却无声无息的接近了。

“郝眉?”

嗯,是个上扬的语调,询问的语气。

郝眉想着,抬起头看向Ko,他这时候才发现,Ko的身材,确实很棒,而且,很吸引人。

郝眉突然觉得,自己看到Ko裸体时的感觉,和那时在游泳馆里看到的感觉,有些不一样了。

“一起洗…?”

拽了拽Ko的胳膊,Ko吵默默的坐在了郝眉旁边,撩着水去擦郝眉的后背,郝眉看着水中两人的倒影,和悄然浮现的月色,内心泛起阵阵不知名的情感。

最后,两个人坐在火堆旁晾干了自己,各自抱着睡袋,相互道了晚安,进了两顶帐篷,想在郝眉家里一样,晚安之后,相背而行,进了不同的房间。

但这次,郝眉在拉上帐篷时,悄悄的,悄悄的,看了那面的帐篷一眼。

——

预计内容的三分之一吧…。

嗯,就突然想写写这种感觉,虽然我也说不清是个啥感觉┐(´-`)┌

总之你们看看就好😂

希望大家喜欢,谢谢支持!

宣传一下梁某的交流群,欢迎加入梁总攻的大火车🚄,群号码:607630545,欢迎来玩!

评论(19)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