あ末日信仰_梁琰

有时候坑就是这么容易掉下去。

【K莫】君臣天下(古风端午贺文/一发完)

梁总攻的食堂←文总汇

顺手宣群,欢迎来玩,欢迎加入梁总攻的大火车🚄,群号码:607630545
——

“冥昭瞢暗,谁能极之?”①

凭栏而望,楼宇层叠,身着鹅黄锦服的男子屹立在楼台的尽头,夕阳的余晖铺洒,照耀着这繁杂庞大的宫殿,照耀着孤高而立的男子。上好的白玉铺造的地面闪耀着温润的光芒,远方似有袅袅雾气笼罩着不真切的宫殿,檀香木雕刻而成的飞檐上长龙盘绕,仰首欲飞。

“柯卿,此句作何解?”

那手掌天下的男子望着浩淼天际,火红晚霞全数映入眸中,他扭头回望,灿金的发冠折出一抹转瞬即逝的光芒,微风悄至,缕缕青丝飘摇,隐隐遮掩那人含笑的眉眼。

“古有神曰盘古,生于混沌之始,以斧辟天地而身离之,亡后左目化日,右目成月,冥昭得分。”②

清冷男音自身后传入耳中,化繁为简的陈述着一则流传于民间的轶文奇说,男子摇头轻笑,细白指尖抚上腰侧悬坠的白玉配饰轻轻摩挲,沉思片刻后转身走向方才开口回话的男子。

被唤作“柯卿”的男人着一身墨色朝服,一如方才的语调一般冷冽摄人,宽袖长衫上金线盘出的回字纹铺于前襟袖口,绛红腰封收缠腰间,银亮发冠束起发丝。那黑沉的眼眸直直注视着一步步走近自己的男子,似要将那高高在上的天子的音容笑貌,分毫不差的印刻心间。

“柯卿,朝中明令对鬼神之说敬而远之,你却以此回答朕的提问,就不怕朕降你罪责?”

一抹笑意浮上面颊,身份尊贵的男子口中说着降罪,却伸出手拉住了那墨衣男子垂在身侧的手晃了一晃。

“柯宸,陪我出宫玩玩吧。”

没了方才的疏离和威严,没了君臣之间的敬称,柯宸握住了对方拉着自己的手,听着对方带着点撒娇意味的话语,无奈失笑。

“陛下,今日端阳,按律今晚圣上应设宴款待群臣,臣身居相位,理应随圣上一同赴宴。”

好一个恪尽职守严守律法的当朝丞相,郝眉气结,懊恼的用力捏了捏对方的手指,却在对方云淡风轻的表情下没了脾气。

不就是刚才摆了摆皇帝的架子么,身为皇帝我连个架子都不能摆了?

郝眉一边撇嘴一边腹诽,低着头把对方抱怨了许久后,还是委委屈屈地摆出一副可怜的模样去晃自家丞相的手腕。

“柯宸我错了,以后只有你我二人时我绝不摆架子,你就陪我出宫看看吧,皇宫里的庆典我都看了五年了,每年都是那样也没个新鲜劲儿,而且你看,哪一年的夜宴我不是时时刻刻瞧着你过的,真的太无趣了!我听说民间这天的活动更好玩,咱们就去看一回,就一回好不好?”

当朝天子极尽可怜之势地讨好着自家丞相,柯宸看着这转眼间没了半点天子尊严的皇上仿佛一个吃不到糖果的小孩一般围着自己转圈,顿时无奈至极,最后只得点头,任由对方不顾形象的欢呼雀跃。

“夜宴乃皇家习俗,委实推脱不得,此次出宫只作私下微服,一个时辰后必须回宫重开筵席。”

“两个时辰!”

“一个。”

“一个半!”

“…过一刻。”

“好!”

这一番讨价还价,令柯宸自己都觉得有些幼稚,柯宸闷笑一声,俯身吻了吻还闹着脾气的皇帝,先行告退回府,换便服去了。

郝眉说的不错,端阳这天,民间京城里实在热闹非凡,即便是快要入夜的时刻,各家也是张灯结彩,孩童的欢声笑语充斥着街市,各色食膳的香气更是满溢。柯宸穿着一身湖蓝长衫,发冠也换成了土褐色,米黄的腰封上挂着三两个小巧玉器,站在府前等着郝眉来寻他。

“哟柯相,您这是在等人吗?难得这时见您出府啊,晚宫里不设宴了吗?”

一个年迈的女声传来,柯宸循声望去,是时常在自己府旁买卖女子配饰的老妇,老妇家中无儿无女,丈夫又因服了兵役战死沙场,时至今日仍是孤身一人,依靠着卖些手艺维持生计。柯宸知晓了这些,便命门前侍卫切莫驱赶老妇,任其在门前叫卖,柯宸曾命人为老妇送去银两,老人家却义正言辞的拒绝了不劳而获的馈赠,柯宸只好私下命人去买她的饰品,全当尽一份绵薄之力。

自此,每逢柯宸出府上朝,老妇都会对这面色冷淡的大丞相言语几句,柯宸也会时不时的回上片语只字,听着老妇这么问了,柯宸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视线望向皇宫的方向。

“夜宴推迟了,是在等人。”

简单的对话之后,两人都不再言语,柯宸远远的望见一个人影跑来,又回头看了看老妇手中木盒里的饰品,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

“有男子可用的吗?”

老妇愣了一下,随即低头寻出一枚素雅的白玉发簪,递到柯宸面前,柯宸接过玉簪瞧了几眼,从怀中掏出银两递给了老妇。老妇收下银两,面色慈爱的看着这位年轻俊逸的丞相。

“原以为柯相在等哪家小姐,看来是老妇猜错了。”

老妇话中有话,却没有厌恶之意,柯宸心中涟漪泛起,无声的抿了抿嘴唇,将玉簪藏进怀中。

快跑而来的人影很快就到了柯宸面前,还是一身鹅黄,只是没了那繁杂的纹路,衣冠饰物也朴素了不少,俨然一副大家公子的样貌。

“这位公子生的俊俏,柯相的礼物想必相配的很。”

老妇笑着看了看站在一起的两人,微微躬身,走向别处叫卖去了。

郝眉一脸疑惑地望着那蹒跚而去的佝偻背影,又疑惑的看了看身边的柯宸,却发现柯宸那一成不变的淡漠表情居然有所松动,似早春的山间泉水一般,寒冰消融,柔情溢出,郝眉就这么抬头看着,竟已失神。

“陛…郝眉?”

发现身边人愣神,柯宸低低的唤了一声,将郝眉跑远的思绪唤回,回过神的郝眉入目便是皱着眉头的柯宸,吓得身子一颤,登时红了耳根。

“你,你怎的突然靠这么近!吓死我了!”

郝眉抚着胸口顺气,埋怨的蹬了柯宸一眼,一转身,大步走向那热闹的街市,柯宸脸上写满了无辜,郝眉没有看到,柯宸的笑,郝眉也没有看到。

端阳食粽已成为习俗,郝眉走在街上捧着两个热腾腾的肉粽吃的正香,柯宸跟在后面掏着银两,郝眉笑着把粽子捧到柯宸嘴边,柯宸就顺着咬上一口,帝相二人俨然没了朝中的威严气势,到真像对爱侣一般穿梭于街巷之中。

“柯宸,那些彩色的绳子作什么用啊?”

整日身居皇宫的郝眉对民间的习俗除了听说之外一概不知,街市上买卖的各种物品都能引起郝眉的好奇,柯宸顺着郝眉的手望去,是一大串用五彩绳编出的饰品。

“那是‘辟兵’。”

“辟兵?”

“五色象征五行,彩绳结串,系在手腕、手臂上,成为“辟兵”,以此来避免受瘟疫的影响。”

郝眉点点头,哦了一声,毫不犹豫的跑去买了两根,店家眉开眼笑的收了柯宸递来的钱,在两人走远时才想起掏钱的那位似乎是与自己有过一面之缘的当朝丞相,顿时脸色尴尬,握着才到手的银两陷入沉思。

民间端阳的习俗确实很多,郝眉一路走来,发现有相互赠送扇子的,便也买了两把折扇,一把自己收着,一把塞给柯宸,完全没有去想这“赠物”花的都是柯宸的银子。

瞧见路上两个小娃儿揪着草根相互扯拽,赢了的还欢呼雀跃,郝眉也去要了两个草根和柯宸揪着玩,路上的行人看着这面无表情的丞相和一个身着黄衣的男子玩着“斗百草”,也都是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但当人们细细想来能和当朝丞相玩乐的人时,有觉得不可思议,纷纷回头去瞧那位面容俊俏的男子,心中似乎有了什么答案,眼神中带上了几分敬畏和惶恐。

时间流逝的飞快,柯宸在心中估了估时刻,思索着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便拍了拍走在前面的郝眉,示意他该回宫设宴。

郝眉恋恋不舍的看着前方长长的街道,脸上全是意犹未尽的表情,但他明白自己的身份和职责所在,只能朝柯宸点点头,往皇宫走去。

回宫路上,郝眉嗅到一股浓郁而醇香的酒气,他望向路边,发现是一位老者在街边摆着大大的陶瓷酒缸卖酒。

“老人家,您这卖的是什么酒啊?”

郝眉凑过去问了一句,柯宸脚步顿了顿,自觉的从怀里掏出钱袋。

“这位公子竟不认得菖蒲酒吗?这酒是端阳必喝的美酒,公子可要一品?”

老人从身后的石头上端起一只青瓷小杯,舀了杯酒递给郝眉,郝眉道一声谢,举杯一饮而下。

“好酒!”

醇香美酒入喉,郝眉眼睛一亮,直瞅着柯宸掏钱,两人最后买了老大一壶,郝眉说要带回宫里给群臣品尝。

当晚,皇宫内歌舞升平,君臣上下觥筹交错,共同庆祝节日,郝眉向群臣敬酒,说起了民间的种种风俗趣事,皇宫内一时间欢笑不断,一片和乐。

夜宴进行了两个时辰,宴散时已是夜半,群臣向君上道了安康后纷纷告退,只有面色冷淡的丞相被皇帝抓着袖子不肯放手。

柯宸无奈,只能谴退了一干侍从抱起半醉半醒的天子回到寝宫。

等到郝眉被放上龙床,柯宸正要离开,却又被扯住衣摆,柯宸叹了口气,坐在床边,顺了顺郝眉铺展的长发。

郝眉眯着眼,笑盈盈的看着柯宸,毫无形象的打了个酒嗝。

“柯卿,嗝,朕问你。”

“受礼天下,又使至代之?”③

“此句作何解?”

柯宸一愣,摇了摇头。

“臣不知。”

郝眉笑了一声,伸手拽住柯宸的衣襟,将柯宸拉下。

“那怀王轻信谗言疏离屈平④,终因秦计耗空国力以致身死异乡,这便是他被代之的缘由。”

“而我不是怀王,柯宸,我信你。”

“我不会让你有屈平的下场。”

“朕要你这一生一世都伴朕左右,做朕一人的丞相。”

鹅黄的床帐坠下,两抹身影交颈纠缠,细微的呻■吟从帷幔中传出,情意缠绵。

柯宸环抱住郝眉,在攀上顶峰时虔诚的亲吻郝眉红润的嘴唇。

“臣遵旨。”

——

注:①出自屈原的《天问》,句译为:明暗不分混沌一片,谁能够探究其中原因?
选这句开头其实就是想感叹一下,身为一国之君,治理天下就如同开拓混沌,究其原因,消除矛盾,才能真正掌管好一个国家。
②我自己编的,没有出处,文字功底有限,有什么错处欢迎指出啊。
③出自屈原的《天问》,句译为:既然已经统治天下,为何又被他人取代?
虽然说端午其实早在屈原之前就已经产生,但现在主要还是为了纪念屈原,引用此句也是感叹一下自古忠良难安身,进尽忠言总是不得圣心,楚怀王最后身死他乡,大抵也是因为他不善听屈原的觐言,最终落得的下场。
④屈原原名平,字原。
以上皆是个人看法,如有不同意见,欢迎讨论。

赶上了端午的小尾巴_(:з」∠)_

古风实在是太难写了,要了我的老命…。

祝各位端午安康_(:з」∠)_

码了几个小时才写出这么多真的是太要命了_(:з」∠)_

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谢谢各位的支持!

谨以此文纪念爱国诗人屈原。

评论(24)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