あ末日信仰_梁琰

有时候坑就是这么容易掉下去。

【K莫】心路之旅(中)

梁总攻的食堂←文总汇


——

【七】

一夜的沉闷之后,天空中飘起了雨点,地面悄然升起的湿气和帐篷里的闷热惹醒了郝眉,郝眉不舒服的扭了两下,挣扎着从帐篷里爬了出来。

“醒了?吃点东西?”

刚从帐篷里探头就被Ko发现,郝眉揉着肩膀站了起来,一边活动着一边走向Ko,湿漉漉的空气包裹着残存的火堆,雨点一滴滴的坠下,砸的火苗越来越小,那羸弱的火焰似乎下一秒就会消失殆尽。

“吃什么?”

Ko用汤勺从火堆上的锅里捞出一个泛白的鱼头,郝眉这才嗅出空气中淡淡的味道是鱼汤的鲜味儿。

当郝眉砸吧着嘴舔完嘴角的汤汁后,才发现Ko又像往常一样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你…看我干嘛?”

“…没什么。”

郝眉疑惑的看了一眼Ko,Ko却一言不发的调转了视线,收拾锅碗去了。郝眉无奈,只好耸耸肩膀,跑回自己的帐篷收拾行李。

收整完了一切,两人背上行囊继续向前。

这一整天山里都飘着小雨,细细软软,郝眉不是很喜欢这样的天气,雨滴半大不大,打伞有些多余,戴帽子又遮不全脸,雨滴啪啪啪的往身上甩,郝眉嗷嗷嗷地嚎了半天,居然硬是把雨嚎大了几分。

可万事不如意,这场雨到了傍晚突然大了起来,树叶被砸的啪啪直响,一大颗一大颗的往下砸,而且傍晚的山风又有些强烈,打着伞也阻挡不了雨水拍上脸颊。

雨势越来越大,郝眉和Ko已经被淋的湿透,被雨水搅和到泥泞的山路湿滑黏脚,每一步下去都要顿上几秒稳住身子才敢继续前进。

郝眉吐了两口唾沫,伸手抹了一把湿漉漉的脸蛋,却就在手掌擦过眼睛的时候,迈出的脚尖踢到了一颗突出的石头,身体条件反射的前倾,郝眉啊的大叫了一声下意识的用手撑住身体,奈何这路面实在太滑,郝眉的手刚碰到地上,就翻腾着在泥地里滚了两圈。

“Ko!!!!”

郝眉脱口而出Ko的名字,走在前面的Ko瞬间转过身去拉郝眉,两个人在泥地里滑了半天终于停下,郝眉委屈极了,毫无形象地坐在泥巴上抱着自己的腿哇哇乱叫。

“该死的石头啊啊啊!我的腿!!疼疼疼!!进泥巴了!好疼!Ko救命!!好疼啊!”

撒泼的郝眉就差真的再在地上打一个滚,Ko蹲下身捞着郝眉的腿看了半天,最后摇了摇头,从唯一防水却也有些潮湿的背包里掏出一卷纱布。

“先包一下,找到地方休息再擦药。”

手下利落的Ko很快就把郝眉的小腿腿包了个严实,郝眉忍着痛站起身来,发现Ko已经把背包背到了胸前,然后背对着他向后伸出了手。

“我背你。”

郝眉有一丝的赧然,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腿,伤口一阵阵的疼着,还有沙石摩擦内部皮肉的痛感,可一个大男人,叫另一个人背……。

“快。”

不容置疑的声音传入耳中,像是命令人似的,郝眉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一瘸一拐的趴到了Ko的背上。

暴雨还在哗哗的下,郝眉用包顶在两人头顶的小天空上徒劳的遮挡了一会,放弃了这无用的举动,勾在腿弯拖在臀下的手臂坚实有力,郝眉咬了咬嘴唇,然后一点点趴伏下去,最终紧紧地贴在了Ko的后背,双手环紧了Ko的脖子。

鼻尖轻触着近在咫尺的颈间皮肤,郝眉感受到了Ko一瞬间的停滞,和那快要跳出胸腔的心跳,咕咚咕咚,大雨一般,无法停歇。

【八】

郝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头顶帐篷身缩睡袋的状态,帐篷里没有Ko,郝眉叹了口气,撇着嘴抱怨自己的命途多舛。

不过,他居然在下暴雨的情况下,趴在Ko的背上睡着了。

不可思议,郝眉这么想着。

帐篷外头的风呼啦啦的吹,郝眉迷糊糊的晕,身体有些发烫,无力感遍布每一块肌肉,扭动两下都困难的不行,嗓子更是干燥的火烧火燎,好像发出点气音都能割破声道。

浑身难受的郝眉索性摊开身子一动不动,木头人似的望着帐篷顶发呆,不过Ko并没有让他呆多久,随着刺啦的一声,Ko端着冒出热气的杯子从外面进来了。

简单的包扎被拆开来,郝眉垂着眼睛,用余光去瞄自己悲惨的小腿,可Ko偏偏挡在他的视线正前,郝眉除了能看到自己的脚趾头之外,什么也看不到了,郝眉撅了撅嘴,没哼出声。

单人的帐篷里挤进两个人略显臃肿,Ko一言不发地给郝眉清理伤口,上药,缠绷带,动作熟稔犹如演练了千八百遍,郝眉的好奇心满当,却始终因为气氛而没有开口。

最先打破沉默的是Ko, 他告诉郝眉伤口有些发炎,所以有点发烧。郝眉随意的哦了一声,刚刚破碎的沉默又重新拼凑了起来。

两个人似乎都有话想说,又似乎都不肯开口,就这么拉锯战似的僵持了一个晚上。

郝眉最后还是屈服了本能不再同Ko较劲,缩着身体睡了过去,恍惚之间,他因为寒冷而蜷了蜷身体,而很快,一个温热的物体贴上自己的后背,将郝眉包围,温暖着瑟瑟发抖的身躯。

郝眉是听到鸟叫声醒来的。

他睡的很安稳,但睁眼的一瞬间他有些懵逼。

因为他眼前有张再熟悉不过的脸庞,而他只要撅撅嘴,就能亲到对方的嘴唇,重要的是,Ko正牢牢的,将郝眉抱在怀里。

动?还是不动?

郝眉震惊自己首先想到的问题居然是会不会吵醒Ko,而不是质问两个大男人搂在一起是个什么样子。

郝眉有点别扭了。

Ko长得很好看,有长长的睫毛和两撇剑眉,鼻梁高挺,棱角分明,双唇紧紧明细薄薄的,有些干燥。Ko的皮肤很白,像是往常不见日光那样,郝眉咽了咽口水,他能感觉到两人相贴的胸前,在那有力的肌肉之下是怦怦跳动的心脏,充满了活力。箍在自己腰间的手臂十分健壮,轻易挣脱不开。

郝眉看的有些失神,直到唇瓣上触感微凉才清醒过来。

那是Ko透着薄红的嘴唇。

郝眉下意识的舔了两下,然后触电般地躲开,也不顾会吵醒Ko,拼命地从Ko的怀里挣脱出来。

Ko毫不意外的被吵醒了,他睁开眼看到的只有好没的背影,还有红透的耳根和脖颈。怀抱中的温度渐渐消散,Ko垂着眼,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般伸手摸上自己的嘴唇,指尖轻轻摩挲,像是在感受上面短暂的温度。

一抹笑容爬上脸颊,融化了冰冻数年的心脏。

Ko走出帐篷时,郝眉正坐在一边看腿,小模样委屈的不行,Ko摇了摇头,从包里取出几个没有湿掉的面包递给郝眉,两个人简单的吃了点东西后决定原路返回。

下山的速度快了许多,比起两人之前走走停停玩玩闹闹的上山,目前明确直奔山角的行进更加迅速,郝眉固执地不让Ko去背自己,Ko只好将郝眉的胳膊架上肩头,扶着郝眉一瘸一拐慢慢悠悠地下山。

一路上郝眉磕磕绊绊的寻找着话题,每次开口都格外的尴尬,奈何Ko不是个主动聊天的主,路上一言不发又把郝眉憋的不行,郝眉只能忍住尴尬的心情,不去想早上冲动而至的亲吻,挑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来说。

Ko也是通情达理,他知道郝眉纠结,也不多问,顺着郝眉的话往下接,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拿捏分明。

两人在傍晚时分走到了盘山公路,很快就搭上了一辆下山去的顺风车直奔山区的小诊所。

诊所的医生看了郝眉的伤势,伤口因为处理及时没有严重的感染,拗口的方言指点着需要注意的事项,Ko认真的听,时不时的点头,郝眉看着天花板发呆,那医生说的话他一个字都没有听懂。

拎着一堆伤药出了诊所,郝眉忍不住去问Ko医生说了什么。

“不知道,没听懂。”

郝眉愣了两秒,噗嗤一声,笑的开怀。

【九】

回到旅馆,Ko又给郝眉上了一次药,药粉撒进伤口带着灼伤般的刺痛,郝眉咬着嘴唇忍住快要脱口的叫声,逼出来的眼泪聚在通红眼眶打转,样子可怜的让人疼惜。

Ko哄小孩似的对着郝眉的伤口呵气,手上的动作越来越轻,也越来越快,想要尽早结束这场折磨。

当晚,Ko还是跑去诊所买来了止痛片,虽然他不希望郝眉对药物产生依赖,但他还是不忍心让郝眉一直疼着。吃下止痛片的郝眉感觉好了不少,随便吃了几口Ko端来的晚饭就睡倒在床,Ko搬着椅子坐在郝眉床边,不时探手去摸郝眉的额头,见郝眉睡不安稳还会伸手去拍拍他的后背暂为安抚。

到了深夜,Ko看着郝眉的状态已经稳定了许多便要起身离开,哪知他刚收回抚在郝眉身上的手,就被一把扯住。

“别动…嗯…Ko…。”

含糊的呼唤吓到了Ko,Ko猛地扭头,却发现郝眉双目紧闭,只有嘴巴开开合合地叫着他的名字。

看来只是做梦。

但梦里有他。

Ko走不动了。

于是,房间里的另一张床,静静的支了一晚,无人问津。

【十】

郝眉觉得自从他和Ko一起出来玩之后,每天醒来不是惊吓就是惊喜,但这次却是意料之中的惊喜。

Ko正趴在他的床边,双目闭合,一副睡得安然的样子,郝眉把熟睡的Ko盯了半晌,才把视线转向两人相握的手。

其实昨天晚上他是有意识拉住Ko的,但他不想让Ko知道,也羞于让Ko知道。于是他装作在做梦的样子拉住了Ko,他想挽留Ko,但他不知道Ko真的会留下,会趴在他的床边,握紧他的手。

郝眉隐隐觉得他和Ko之间的关系确实不太一般,就像公司里面那些人经常谈论的一样,但是,他们两个人之间似乎还差了几步,而那几步,大概是Ko留给他来走的。

郝眉觉得自己似乎可以试着向前走出两步,让那个愣头愣脑小心翼翼护着自己的男人清楚自己的心意,让两人之间的距离归零。

这么想着,郝眉悄悄的握紧了手中骨节分明的手掌。

浅眠的Ko在被郝眉握住手的时候就转醒过来,他的目光从两人相握的手转向郝眉的脸颊,郝眉带着笑,道了声早安,然后慢慢拉着Ko的手递到嘴边,轻轻亲吻突起的拳峰。

Ko呆了。

郝眉却笑的更深。

这几步走的太快,Ko尚未反应,郝眉就已经到了他的身边,猝不及防。

“Ko,需要一个抱抱吗?”

郝眉撑着床半坐起来,双手大大的张开,调笑的表情毫不掩饰。

Ko没有说话,直愣愣的看了郝眉很久,久到空气都尴尬的凝固,久到郝眉开始反省自己是不是会错了意。

“要。”

就在郝眉开始反省的时候,他听见有人这么说到。

“我要。”

坚定,欣喜。

熟悉的温热怀抱包裹了郝眉,郝眉低低的笑着,抱住了Ko的肩背,Ko低着头,埋首在郝眉颈间,像是累了一般。

确实是累了。

他暗恋郝眉的时间,是郝眉绝对想不到地漫长。

他对待与他若即若离暧昧不已的郝眉,是意想不到的艰辛。

他小心翼翼的呵护着郝眉,谨慎的度量着两人的距离,留下足够地空间让郝眉自己选择。

他也做好了被拒绝被隔离的准备。

这一切,确实太艰辛了。

“郝眉。”

“嗯?”

“…谢谢你。”

“辛苦你了,Ko。”

——

突然出现x

写着写着就偏离我想表达的内容了,果然小说这种东西充满了生命力,它的发展不是我一个作者可以控制的。

评论(32)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