あ末日信仰_梁琰

有时候坑就是这么容易掉下去。

【香芋】Tit for tat with you.(哨向AU/香芋主线)

梁总攻的食堂←文总汇

设定

#1

[注意]烧香同志的父亲似乎在原著里没有提及具体姓名吧,我随便取了一个,要是有具体名字一定要告诉我!我会改的!

——

甄立平突然觉得出去了一趟又负伤而归的甄少祥有点不一样了。

总是一尘不染的白色制服又脏又破,精心打理的发型也是散乱不堪,薄薄的刘海软趴趴的搭在额头,原本仪表堂堂的大少爷如今却像个穷酸的落魄鬼。

不过,这个表情倒是很不错。

甄立平远远的看着牙关紧咬一脸愤怒却又透着几分坚毅的面孔,心里莫名的产生了一种儿子长大了的感觉。

“少祥。”

甄立平开口唤了一声,挂着笑走向转身看他的甄少祥。

“…父亲。”

甄少祥沉默片刻,犹豫着叫了一声,脸上的懊恼又多了几分。他实在不愿意让自己的丑态被别人看到,尤其是面对他的父亲。

面对他同是哨兵的父亲。

甄少祥从小受过父亲的不少敲打,但每到训练的时候就临阵脱逃,二十几年来去哨兵特殊训练室的次数掰着手指就能数清,这让望子成龙的父亲很是无奈。

这回让父亲看到自己这么狼狈的样子,还不知道会被说什么呢。

“少祥啊,你这是和谁闹着玩了?怎么成这样了?快去找医生给你看看伤要不要紧,可别伤到哪了。”

甄立平关心的问候着甄少祥,伸手拍着儿子的肩膀,露出慈爱的笑容,以示安慰。可这些举动在甄少祥心里却变了滋味。

我出去就只是为了玩吗?我有这么娇贵吗?一点皮肉擦伤就要大动干戈的找医生?我就这么没用吗?

一连串的问题仿佛束支利箭,又准又狠的扎在心尖,甄少祥觉得自己实在太过丢人,一口气梗在胸口,咽都咽不下去,呼吸都要变得困难。

“父亲!”

甄少祥终于隐忍不住,一挥手打掉了拍着自己肩膀的手,低吼了一声,甄立平眉梢一挑,好整以暇的看着胸口剧烈起伏的甄少祥一言不发。

一声低吼逼出了不少顶在胸腔的闷气,甄少祥大口的喘息,双手成拳越握越紧。

过了好一会,甄少祥才慢慢平复了呼吸,看着眼前依旧带着笑容的父亲,有些无以名状的情绪,甄少祥无法形容这种情绪,也许是挫败,也许是不甘,也许是懊悔,也许是这些的混合体。

“抱歉父亲,我失礼了。”

甄少祥低下了头,垂着眼给自己的父亲道歉,片刻后迅速抬起头,像是决定了什么一样,直直的看向自己的父亲,脸上的坚决让甄立平都为之一振。

“父亲,我想闭关,训练三个月。”

另一边,完胜而归的于半珊是一身轻松心情舒畅,回到致一塔时整个人都是High翻的状态,逢人就讲述自己霸气侧漏的英雄事迹。

“所以说啊,真亿那个首席,说是双S级哨兵,事实上就是个怂包,连我都打不过,还真好意思称自己为首席太搞笑了哈哈哈哈哈!”

致一的众人虽然已经习惯于半珊的夸张和吹嘘,但在听到这些之后也是一阵大笑,心中暗自揣测着那位首席的真正实力。

不过看着除了脸上有一个擦伤之外浑身干干净净的于半珊,大家也多少明白了于半珊说的八成就是实话。

真亿的那个首席哨兵,确实不怎么样。

“呀!愚公前辈你回来了?怎么都没跟我说一声啊,我跟大神正担心你呢。”

一个甜甜的女声从身后响起,于半珊停下高谈阔论转身看到了穿着休闲装的贝微微和一身蓝色制服一旁浅笑的肖奈正向他走来,便带着满脸得意的迎上前去。

“老三,怎么样啊,我得心应手的把三嫂完完整整平平安安的带回来了吧,有没有点奖励,嗯?”

于半珊扬扬下巴,摆出一副邀功地架势,肖奈闻言无奈的笑了笑然后点头。

“虽然你用成语的水平低的让人语塞,但确实要谢谢你把微微带回来,今晚我请客,去城区吃饭,吃什么你挑,”

一听到有饭能吃,于半珊也不纠结自己哪个成语用的不对,欢呼一声冲着肖奈挤了挤眼就跑去向郝眉和丘永候炫耀去了。

——

总攻失恋了,不想多说什么。

第一发更新。

评论(27)

热度(31)